制造万克全部依靠网络

 

  由于原料费用太高,高垒、周明磊、王洪震三人决定向QQ群中的“皇帝”(网名)买制造的“专利技术”。高垒给“皇帝”寄了7000元“专利费”后,“皇帝”在网上通过聊天的方式把“专利技术”一点点传授给高垒,并告诉高垒一些制毒的常识和技巧。之后,在“皇帝”的遥控指导下,经过近一年的研制,三人终于制出高纯度,而“皇帝”从此从QQ群中消失了。

  “本打算制完这批‘货’就收手,没想到被查获得这么快。”面对检察官的讯问,犯罪嫌疑人高垒低着头交代,他和周明磊、王洪震从网络QQ群取来制毒“线千克。

  近日,高垒、周明磊、王洪震等11名犯罪嫌疑人被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检察院以制造、贩卖毒品罪,窝藏毒品罪,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,非法持有罪批准逮捕。

 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,此案涉案人员多、毒品数量大,是跨越多省的特大制销毒品案件,也是近年来临沂市检察机关审查逮捕的最大一起制销毒品案件。

  “做了几年的生意,不但没有赚钱,还赔进去不少。”高垒交代,自从做生意亏了本,他心里十分着急,为了尽快捞回本钱,便整天四处寻觅赚钱快的“良方”。

  2010年6月的一天晚上,高垒在网上偶然发现一个名为“甲基苯丙胺”的QQ聊天群。在这个群里,大部分网友都在谈论制毒心得,更有“高手”公开表示高价传授制造的“秘法”。高垒考虑再三,感觉这是个赚钱的好路子。

  为了省钱,高垒根据网友公开的制毒资料,潜心研究制的方法,但试验了许多次也没成功。

  就在高垒试制的同时,周明磊也加入该QQ群。“我和高垒一样,做生意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积蓄,因为花钱的地方太多,总感觉生活压力很大。”周明磊说,他在QQ群中认识高垒后,二人相识恨晚,经过几次网上聊天后,就打算共同研制。

  2010年10月,高垒、周明磊从网上买来电炉子、烧瓶、烧杯等专业设备和各种制毒原材料,在临沭县一出租房内开始做试验。但二人试验了几十次,也没有制出,反而搭进去数万元的工具、原料费用。

  在高垒、周明磊试制期间,和周明磊一起做生意多年的王洪震也加入他们的队伍。“我就是给刷刷烧杯、瓶子什么的。”王洪震归案后交代。

  由于原料费用太高,高垒、周明磊、王洪震三人决定向QQ群中的“皇帝”(网名)买制造的“专利技术”。高垒分六次给“皇帝”寄了7000元“专利费”后,“皇帝”在网上通过聊天的方式把“专利技术”一点点传授给高垒,并告诉高垒一些制毒的常识和技巧。

  之后,高垒、周明磊、王洪震三人进行了新一轮的试验。在“皇帝”的遥控指导下,经过近一年的研制,2011年9月,三人终于制出高纯度,而“皇帝”从此从QQ群中消失了。

  为了安全起见,自从研制成功后,高垒、周明磊、王洪震三人将生产基地转到更为隐蔽的临沭县一农村民房内,并备足了大量原料,重新更换了生产用的设备,开始投入生产。

  虽说试验成功,但三人并没有大量投入生产,平均每批只制造几千克。“原料都很贵,也不好买,一般的化学原料从本地化工市场都能买到,但一些重要原料市场上没有。”高垒交代。

  2011年9月的一天晚上,三人生产出第一批大约1.8千克成品,因为纯度较高,后来销售也较好。此后十多天,三人又生产出第二批1.8千克成品。

  “我们生产时都严格按流程操作。”高垒说,每次生产完成后,他们都会写出心得,以纠正生产过程中不太妥当的地方,防止下次生产时出现同样的错误。由于操作越来越熟练,加上销路很好,到今年2月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时,他们已经分4批共生产了12千克、12千克半成品,获利100余万元。

  据了解,高垒主要是负责重要原料的采购和指导生产,周明磊负责具体生产,王洪震负责普通原料、设备的采购和在制造时帮忙添料、洗刷器具。三人商定,每批生产分两次,高垒和周明磊各自生产一次,使用各自原料,制造出的各自找销路。王洪震的辛苦费由高垒、周明磊二人平摊。

  为方便购买原料、交易毒品,三人还购得两辆轿车。也正是由于有车方便,闲暇之时,高垒经常去山东沂南、江苏等地参与赌博,几次就挥霍掉24万元。

  办案检察官介绍,高垒、周明磊制毒时都很小心,生怕被别人发现,每次制完一批,都立即安排王洪震在民房附近挖个深坑,把废弃的原料、工具等垃圾掩埋。

  “我们用的重要原料都是从QQ群中一个叫‘同儿’的人手里买的。”据高垒交代,他们从试制开始,就从“同儿”手中购买重要原料。

  原料供应商“同儿”,真名叫杨红军。杨红军承包了河南省新乡市一家化工厂,但这家化工厂并没有正规手续和备案。今年4月1日,杨红军被刑事拘留。

  杨红军对自己违法生产和销售化工原料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自2010年6月开始,高垒、周明磊先后八次购买杨红军提供的制原料133千克。但高垒、周明磊还不是杨红军的最大客户,四川的徐家元才是他的最大客户。

  “‘四哥’(另案处理)告诉我,贩卖制原料很赚钱,他让我给联系,联系成了,给我好处费。”徐家元交代,他帮“四哥”从杨红军处多次购买原料600千克,从中获利30万元。

  据杨红军供述,因为打通了销售渠道,原料供不应求,他就不断加大生产规模。他一般是先收钱,再通过物流公司发货,生产、销售制原料好几年,从来也没有被查过。

  据查,仅从2010年10月至今年2月,杨红军先后违法生产730余千克制原料,分别倒卖给山东、成人高考时间?成人高考学历学信网查询?,广东、湖北、四川等地。

  “开始研制时,房子里去过小偷,也丢过东西,我们感到不安全。”周明磊供述,因怕小偷再次光顾,他们平时都很小心,在生产出来以后,三人都各自找地方储存。

  “成品制成后,我们都是先找妥当的地方存起来,等联系好客户再去拿。”高垒说,他多次将寄存在朋友宁配金、周向东家里。

  据周向东交代,刚开始他毫不知情,后来知道真相后碍于情面也没拒绝,但一直不敢让自己的妻子知道。

  “2011年底,高垒说把一些先放在我家的储藏室,我同意了。他说不会亏待我,接着他给了我2000块钱。”宁配金表示,除帮高垒窝藏外,他还多次帮高垒送,一般都是送到超市的储物柜里,然后把箱号、密码发给高垒。

  警方查明,周向东先后为高垒窝藏669克,宁配金为高垒窝藏353克。此外,2011年9月至2011年12月期间,高垒卖给宁配金、任红宝550余克,后宁配金、任红宝二人又转卖给王磊。

  周明磊、王洪震则分多次卖给吴作峰共1.2千克,吴作峰又转卖多人,其中转卖给彭某75克,转卖给王加波75克。王加波又分多次转卖给多人。

  公安机关从任红宝家里查获长枪、短枪各一支,经调查,任红宝并无持枪资格,属非法持有。

  检察机关审查认为,高垒、周明磊、王洪震的行为涉嫌贩卖、制造毒品罪;宁配金的行为涉嫌贩卖毒品罪、窝藏毒品罪;任红宝的行为涉嫌非法持有罪、贩卖毒品罪;吴作峰、王加波的行为涉嫌贩卖毒品罪;周向东的行为涉嫌窝藏毒品罪;杨红军、徐家元的行为涉嫌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;王磊的行为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,遂依法对该11人批准逮捕。

  针对案件中暴露出的QQ群传授犯罪方法、出租房内犯罪、物流公司运送毒品、超市储物柜存毒品等问题,办案检察官向有关部门提出两条建议:一方面,加强对网络聊天工具、出租房、物流配货、超市等的监控力度,防止不法分子利用上述平台实施各种犯罪。另一方面,通过社区普法教育等措施,提高人们的法律意识。

香港挂牌| 今晚出什么| 金多宝论坛| 香港白小姐资料图库| 博彩网开奖| 精英网香港会开奖结果| 王中王东方心经马报准| 全年成语平特一肖| 白小姐高手心水论坛资料| 黄大仙综合资料二四六|